当前时间:2018年05月28日
以法治保障促进“稳就业” 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就业促进法执法检查
发布者:汪春荣 发布时间: 2019-08-22

核心阅读

就业政策涉及领域多、范围广、跨度大,应进一步研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形成与其宏观政策定位相匹配的就业促进法规体系。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中央把稳就业放在“六稳”之首,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

今年5月至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就业促进法贯彻落实情况开展执法检查。执法检查组针对不同的检查对象拟定42个检查参考问题,确定10个方面的检查重点,分赴内蒙古、江西、山东、广东、云南、甘肃6个省(区)进行检查,并委托天津等10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对本行政区域内就业促进法实施情况进行检查。

就业服务成效显着,服务项目还需拓展丰富

“假如我是到你这儿来找工作的,你能不能演示一下你的工作流程?”

“我会先问您想找哪方面的工作?有什么工作经验?然后把您的资料建档,在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平台上为您匹配合适的岗位,有结果的话就会以短信的方式通知您。”

在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办行政服务大厅,就业协理员张育兴一边在电脑上演示操作,一边向检查组介绍宝安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平台。深圳宝安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平台是一个借助移动互联网技术,向宝安全区4万多家企业和求职者免费开放的招聘、求职服务平台。张育兴介绍,与商业网站相比,这个平台的服务不仅全部免费,而且依托政务数据,对企业资质的审核更严谨可靠。

宝安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平台是广东开展公共就业服务的一个缩影。就业促进法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建立健全公共就业服务体系,设立公共就业服务机构提出了明确要求。各地公共就业服务落实情况是检查组此次执法检查的重点之一。检查组在广东了解到,广东100%的县(市区)、乡镇(街道)和96.8%的社区已实现就业信息联网,核心业务已基本实现网上办理,近3年共为劳动者提供职业介绍392万人次、职业指导241万人次、创业服务48万人次。

发挥创业带动就业的倍增效应,是各地开展公共就业服务的重要内容。今年25岁的小黄是江西一名艺术专业研究生。去年毕业后,她决定利用自己的专业所长,在南昌开办一家少儿美术中心。执法检查组一行来到南昌市人力资源市场时,小黄正在咨询个人创业贷款的情况。工作人员告诉她,按照目前江西省的相关政策,她可以享受到最高15万元的政府贴息创业贷款,这让小黄对创业更有信心。

据江西省人社厅副厅长刘克琦介绍,从2003年率先启动实施创业担保贷款政策以来,江西全省累计发放贷款1086亿元。据评估,每1万元创业担保贷款可带动0.39人就业、每扶持1人创业可提供4.47个就业机会,平均每家贷款扶持的小微企业可增加16.8人就业。

检查组对各地积极开展公共就业服务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指出,就业促进法规定政府应免费提供多项公共就业服务,但一些公共服务机构只重点提供信息登记、职业介绍等基本服务,创业服务项目还需要进一步拓展和丰富。

以职业技能培训破解就业结构性矛盾

在提供就业服务的过程中,各级人社部门和劳动服务机构普遍感到,随着产业转型升级,企业用工难和劳动者求职难同时并存且矛盾愈发突出。就业促进法以专门一章强调职业教育和培训,对政府、企业、院校和职业培训机构提出了明确要求。东莞是广东的制造业重镇,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占就业总量的七成以上,正经历产业转型升级的东莞如何落实就业促进法对职业教育和培训的要求?

“我们公司有400多名员工直接受益于东莞市开展的继续教育项目,有了在职学习机会和学历提升渠道,公司大专及本科学历人员占比明显提高,员工潜力和可塑性进一步提升。”东莞华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手机研发生产销售的制造业企业,公司负责人表示,东莞职业教育和培训的氛围非常浓厚,企业和员工开展技能提升的积极性非常高。

东莞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对检查组表示,从去年开始,东莞以打造“技能人才之都”为目标,实施百万劳动力素质提升工程,计划投入10亿元,用三年时间推动100万人提升技能学历素质,并为此采取了培训资助等诸多措施。比如,利用慕课平台整合各类培训学习资源,面向有需求的企业员工开展中职非全日制学历继续教育和技术技能培训,对成功取得毕业证书的学生,由市财政给予每生1000元奖励。

在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就业技能培训成为就业困难群体摆脱困境的钥匙。

“上课很有用,现在小电器的简单维修工作我都能做了。”郝义之前一直在深圳建筑工地打工,因照顾母亲需要,今年回到了定西。但当地工作机会少,郝义只能到处打打零工。直到有一天,区政府工作人员拿着“劳动力培训选学菜单”出现在家门口,郝义的窘境才有所转变。

“我们对农民的培训需求和就业意愿进行了调查,提供美容美发、装卸机、汽车驾驶、电焊工、电子商务等各类农村实用技术培训班供选择,着力提高农民的就业能力。”定西市安定区职业技能和农民实用技术培训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员说。

职业教育的发展为提高劳动者素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促进就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检查组同时也指出,“重普轻职”的观念仍然根深蒂固,技能人才待遇不高、职业发展不顺畅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善。广东省人大代表、东莞理工学校汽车专业科主任冯妹娇就表示,职教学生的上升通道很狭窄,生源质量也上不去。她建议,要建立符合国情的职业教育体系,构建“中职——高职——应用型本科——专业学位研究生”相衔接的人才培养体系,为职教学生打开上升通道。

完善法规体系,适应就业新情况

通过汇总各地执法检查情况,检查组认为,当前我国就业局势总体平稳,就业促进法基本得到有效实施,法律规定的包括“政策支持、公平就业、就业服务和管理、职业教育和培训、就业援助、监督检查”等方面基本得到贯彻落实,但仍有一些实施不到位的问题。

一位省人大常委会负责人向执法检查组表示,“发现就业促进法要求的有些工作该做没做,有些工作没做到位。”检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李兰认为,就业促进法实施12年来首次进行执法检查,检查组以法律为依据,一条一条地对照检查,“可以说既是执法检查,又是普法宣传,有助于提升各地各部门对就业促进法的重视,加快相关配套法规或政策的出台。”

“缺乏法律配套”,这是不少地方政府部门负责人反映的问题,比如,对就业歧视的内涵和后果没有较为清晰的法律界定和规定、企业职工教育经费的提取和使用缺乏明确的操作标准、就业相关数据信息的共联共享机制不畅导致一些部门间“信息孤岛”较为普遍……此外,就业促进法自制定以来长期未予修订,随着现实就业情况发生变化,对就业问题的适应性和规范性降低。检查组成员、清华大学教授王小云表示,现行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对劳动者权益的保障均建立在传统劳动关系的基础上,无法覆盖形式灵活的新业态就业关系,也衍生了就业关系界定、劳动风险分配等一系列法律和社会问题。

检查组认为,就业政策作为宏观调控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涉及的领域多、范围广、跨度大。建议进一步研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形成与其宏观政策定位相匹配的就业促进法规体系。(人民日报记者 冯学知)